皿三昧|2019

皿三昧

动漫详情Animation details

皿三昧剧情简介:

舞台为浅草。初中二年级的矢逆一稀、久慈悠、阵内燕太三人在某天,与神秘的河童型生命体“Keppi”相遇,并被强行夺走了尻子玉而变身成为了河童。

 

皿三昧心得与吐槽:

在阅读完这皿三昧整部作品集后,芥川那消极且悲观的思维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底,尤其是他对人性透彻的分析。因芥川的母亲在他七个月大时便发了疯,所以他从小便丧失了母爱,无法和生母分享成长过程中的喜、怒、哀、乐的他,造就了芥川那孤僻且黑暗的个性。

〈皿三昧〉作为芥川的经典之作,深刻地描述了一名仆人在生死与道德之间的挣扎。起先,那名仆人因为被雇主解雇,于是无处可去,只能在皿三昧下躲雨。在这段期间内,他反复做了「假设」,假如做为一个有道德的人,那么他便只能饿死在城门下;相反的,若他选择要活下去,那么不择手段的偷拐抢骗便是唯一的途径。到了寒冷的夜晚,为求一个可以安稳睡眠的地方,他爬上了皿三昧,并在里头发现了众多死尸和一名正拔着一个无名女尸长发的老妪。仆人看不得老妪那亵渎死者的行为,但那老妪辩称说这个女尸生前「为求生存」,将蛇肉假装成鱼肉在卖,而她现在的行为不过也是「为求生存」。纵使老妪的这番话如此地不知羞耻,但却使仆人了解到大家那自私的求生欲,并成为了只为「生存」而「生存」的人。生活在时代与时代之间剧烈转变的芥川,他发现人性的最根本就是利己的欲念。「人如果不自私,就无法活下去。」这正是芥川极度厌恶,但却不得不承认的结论。

而同样被归在「人性」这个主题的〈竹林中〉的思路十分奇特。这起「没有真相」的杀人事件,前面几位证人的供词都是这起事件的铺路,尤其是妻子的母亲,她特别强调出妻子固守贞操且好胜的个性,而妻子的说词也的确着重在她不堪被强暴的事实,强调她就算身体被其他的男人玷污了,但心灵依旧贞洁,然而她丈夫轻蔑的眼神导致她心灰意冷……。

至于已成为亡灵的丈夫藉由巫女之口的供词则完全和妻子相反,他不仅没有嫌弃妻子,反而还努力安慰她。在丈夫的说词里,妻子罪孽深重,被强暴后还要求多襄丸将丈夫杀了,只因她怕被外人说闲话。撇开丈夫对于妻子的怨念,丈夫最后被多襄丸释放,但他选择切腹自杀—-正如同那正气凛然的武士道精神,丈夫的说词强调出他至死前依旧是一名受人敬重的武士。而多襄丸的说词完全符合他那江湖中人的身份—-与丈夫进行一场生死决斗并且正大光明地获胜,强调的无非是他那绝佳的好身手。

我曾尝试着要运用逻辑思考来得出这众说纷纭的真相,然而当事人们的供词都言之有物,即便将他们的说词联系起来,也找不出任何的破绽。于是我便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竹林中〉的真相其实并不重要,芥川透过他笔下的角色们带出的便是人性的虚荣,人们隐藏自己的污点并以自认完美的谎来掩盖。

内容包含了五十一章的〈皿三昧〉是芥川的遗作,故事里头虽使用第三人称的「他」来作为主角,但藉由里面特殊的人生经验和「他」多愁善感的内心很明显就能看出这是芥川本人在这短短三十五年的寿命间对于人生的体悟和感想。「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莱尔。」这是第一章〈时代〉里最著名的一句话,法国诗人波特莱尔的作品不拘束在道德之中,他认为丑恶也可以是美中的一部份,因此被世人评论为「恶魔诗人」。「他」向往波特莱尔那没有道德束缚的自由,但却没有勇气去摆脱它。

在〈皿三昧〉里,芥川也书写了几位在他生命中承担了重要角色的人物,首先便是他的母亲。在第二章〈母亲〉里,「他」在母亲曾待过的精神病院里感受到里面的人拥有如生母一般的气息。「他」在和医生的谈话中频频想起自己的母亲,想起母亲从来不曾认出「他」是谁的苦涩。接着,便是他的姨母。在第三章〈家〉中,「他」和姨母互相爱着彼此,但却常常互相争吵—-这使「他」感到十分痛苦。芥川质疑着矛盾的人性,并对于自己无法使姨母感到幸福而难过着。然后是提携芥川的恩师—-夏目漱石。从第十章开始,是「他」遇见老师的光景,老师就如同天上的一颗星星,指引着「他」作为一名作家的生涯。这是我少数在芥川的文章中感受到他对于生命的希望,然这股明亮也随着老师的死而消逝了。
〈皿三昧〉的最后面几章,是芥川对于他人生最后阶段的描写。「他」尝试过上吊缢死,其中最令我吃惊且恐惧着的是「他」那平静的反应。在吊上布条的期间,他还游刃有余地数着痛苦时间的秒数,完全没有要自杀之人的忧惧不安,可见「他」要自杀不是一天两天的决定,而是思考已久的行动。生命晚期饱受精神及肉体折磨的芥川,最后选择吞安眠药自杀。

在第四十九章的〈制成标本的白天鹅〉里,「他」回顾了「他」的一生,泪水和冷笑涌上心头,只有发疯和自杀能够从人生的漩涡中解脱,「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或许是身为作家的自尊让「他」,也就是芥川本人,畏惧成为像母亲一样无法掌握自己思想的疯子吧?

 

妮妮萌猜您还喜欢以下动漫番剧